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A)
    第二十八章(A)

     顾临比王苗醒的早一些, 要起床的时候被王苗双手双脚缠住,无意识的抱着不让走。

     他睁着眼清醒了一会儿,望着王苗沉睡的脸开始怀疑。

     她是不是又在耍他?

     是不是又扮猪吃老虎了?

     是不是就是想看他吃醋、生气、不爽?

     不然她是得有多缺心眼才会告诉他要去跟前男友吃饭, 还一次跟两个前男友,还问他要不要一起去。

     不,他不要去, 他不光自己不去,他还不想让她去。

     他印象里的王苗聪明又顽皮,他敢肯定王苗就是气他的, 说不定有没有这次约会都两说呢。

     嗯,可能还在为那个房小旗的事郁闷呢,所以想找茬。

     他决心不上当, 不气急败坏,王苗越找茬他越要表现的大度,同时坚决制止她跟什么前男友见面。

     他按照计划把顾二送去宠物医院做手术, 甚至为了拖延时间把三三也搭进去了, 又用自己出色的演技演出了一个忧虑不止的狗爸爸形象,终于挽留住了王苗的心……如果那个吃饭加盐嘴巴很闲的兽医不多嘴的话。

     真的好烦路人插话啊,没看见王苗已经决定留下来陪狗狗了么?你劝我们出去吃饭干嘛?我们看起来像是很缺一顿饭么?

     顾临直到坐在去饭店的车上还没有平静,托着腮担忧, “三三还那么小, 做手术会不会受不了啊?”

     “大夫不是说了么,顾二那种年纪大了才去做手术的更容易有风险。”

     “……不会安慰人就不要说话了好不好?”

     “那你自言自语看起来不是很可怜?”王苗趁红灯的时候捏了把顾临的脸,“以后如果有宝宝了肯定要被你宠坏。”

     顾临摸摸脸上被捏的痕迹, 多么希望她说的是:“哈哈我骗你的,没有什么前男友,我就是想把你叫出来约会!”

     事实证明,王苗不是骗人的,前男友是真的,聚会也是真的。

     而且两个前男友都长得挺帅,顾临假笑着跟那两人握了手互相介绍,知道了成凯跟王苗同岁,那个叫洛奇的华裔居然才二十五岁。

     哎,又嫩又帅。

     顾临挺不是滋味的往椅子上一靠,手抓着王苗的手腕,在她手背上摩挲。

     他们来吃的老北京菜,味道也就那样,但是样子都做的都别致,比如豌豆黄做成一副麻将牌,烤鸭切片摆成一朵玫瑰花,乳酪做成鱼,黑米做成蜂窝煤。

     洛奇中国话说的挺流利,喝完第一杯酒就在那感慨:“可惜Bernard不在,不然我们就齐了。”

     可惜什么?齐了什么?你们还想干嘛?再轮流追一次我老婆么?

     顾临回去要开车不喝酒,嘬了口梨汤,嘬出来委屈的味道。

     王苗没怎么说话,听他们说那些趣事的时候脸上带着微笑。

     顾临心想自己是不是装的太好了,以至于王苗没发现他在不乐意。

     成凯提着铜壶晃了晃,“梨汤没了,再叫一壶吧?这个会不会有些甜,不然换壶茶?”

     “好,换壶普洱吧。”顾临瞧着这个斯文的男的,对号入座了他那个当经理的爸爸,想到自己差点住进他的婚房莫名唏嘘。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王苗她爸,陪着女儿来相看对象,然后看哪个都不顺眼,看谁都不高兴,瞧着哪个男的多看王苗一眼就想打人家。

     顾临忽然体会到一股老父亲的心酸,决心回头再见到王苗亲爸的时候要好好孝顺他。

     吃完饭还有瓜果甜点,应季水果里居然有甘蔗,洛奇点了之后盯着这个“新物种”不知道如何下嘴。

     顾临也跟看新物种似的看洛奇吃甘蔗,还好心提醒他:“吃完把渣子吐出来啊,咽下去会划破食道。”

     王苗在旁边小声笑,顾临看成凯一直在提醒指导洛奇,没再管他,手圈到王苗椅背上靠近她,“笑什么?”

     “我前两天才看见个新词,说有些螃蟹会吃一口沙子,过滤掉里面的有机物后把废渣吐掉,吐出来的小球球叫‘拟粪’,还说从定义上来划分的话,吃甘蔗吐掉的也是拟粪,洛奇在吐屎哎。”

     “咳——”顾临想起她说过的海豚的报道,再次无奈的问道:“你没事的时候能不能看点正经书?”

     他以后都不想再吃甘蔗了,怕她对着他笑。

     王苗撇嘴,“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没文化了?”

     “你哪里没文化,你文化多的很,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顾临捏了捏她胳膊,哄她。

     洛奇还在啃甘蔗,啃得不亦乐乎,孩子看起来还挺单纯的,除了那句“Bernard来了就齐了”也没说什么有攻击性的话。成凯也挺好的,跟个老妈子似的关心这个吃的辣不辣,那个喝的甜不甜,只要他别关心王苗其他的顾临都觉得OK。

     一场顾临十分抗拒的聚会还算和平的收了尾,洛奇约他们去喝下午茶的时候王苗主动提出来他们要去接做手术的狗狗。

     洛奇很感动,“哇,你们今天有那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还来和我吃饭。”

     “只是小手术,医生说我们可以离开的。”王苗解释,“不过两只狗狗都做了,最小的那只才四个月,所以我们还是有些担心,想快点去陪它们。”

     “四个月?那么小就可以做么?”

     顾临点头,“医生检查说可以做,这种手术还是早点做了比较好,不然它们发情会不听话,我也怕它们骚扰王苗。”

     “Elaine,你先生真贴心。”

     王苗看向顾临,头贴着他肩膀蹭了下,“嘿嘿,走吧。”

     顾临的笑容也就维持到坐上车,系上安全带以后他忽然就变了脸,忿忿的跟王苗说,“你居然真的带你老公跟你前任一起吃饭?”

     “啊?”王苗挠挠他的手背,“只是当旧相识,老朋友吃个饭嘛。”

     “赶明儿我也找两个前任叫你一起吃饭,你能受得了?”

     “那不行,洛奇他们可能一辈子就来中国这一趟了,我们又不会常见面常联系。”

     “我也有个移民国外的前任,她这辈子可能也回不了几次国,她回来了我带你见见?”

     王苗嘟着嘴,“不行。”

     顾临抬杠,“怎么不行?”

     “你再说我就哭了。”

     顾临发动车子,“呵,你哭啊。”

     他心里窝着火,虽说看成凯和洛奇确实只是像朋友那样跟王苗交流,也没表现出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可是他们身上打着“前任”的标签,就这个标签就足够戳他心了。

     车子行至拥堵路段,顾临烦躁的敲打着方向盘,一扭头,看见王苗垂着脑袋。

     他伸手去抬她下巴,“我看看,哭到什么程度了?”

     王苗躲开他的手,咬着嘴唇不说话。

     顾临看她脸上干干净净的一滴泪都没有,手背在她腮上蹭了把,“行了,别挤眼了,哭不出来就别哭了。”

     “不行,我说到做到,我非哭给你看。”

     顾临被她逗乐了,恶劣的笑她:“好,你哭出来我就道歉。”

     他说完,就看见王苗挤眼挤的更用力了。

     正瞧笑话呢,旁边一辆车插队,挨着他的车擦过去时刮到了他的后视镜。

     他落下车窗查看后视镜破损状况,蹭他的车也落下车窗,对方的镜子伤的更严重些,那个年轻司机朝着顾临破口大骂,顾临见他骂的难听,把车窗升上去了。

     王苗也不挤眼泪了,越过他的腿去张望后视镜,然后气愤的问他:“他蹭的我们,居然还骂人!你怎么不骂回去啊!”

     “不骂人,骂人不好。”早就习惯了微笑以对各种投诉、医闹患者的辱骂,顾临开始默念心平气和词。

     为了小事发脾气,回头想想又何必。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信号灯终于变色,顾临抓准机会过了这个路口,在宠物医院停车区下车后又看了看后视镜,还好,伤的不严重,有道刮痕。

     狗狗刚做完手术还在休息,顾临跟王苗在走廊里坐着等待。

     王苗忽然问他:“为什么你对狗狗那么好,对骂你的司机也很好,对我就那么不好?”

     “我怎么对你不好了?”

     “我都要哭了你也不哄我。”

     “你不是没哭呢。”

     王苗撇嘴,“你欺负小孩。”

     顾临看着这个小孩,憋笑道:“怎么的,你带我见前任吃饭我就不能生气,我只是说说要带你见我的前任你就气的不行,哪有这样的道理?”

     王苗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抬头看着他,“我双标啊。”

     顾临的笑没憋好,笑着叹气,“我看咱们俩心眼都不太大,以前的事能不提就不提吧。你帮我好好照顾一下顾二和三三,这次的事咱们一笔勾销。”

     王苗不情不愿的的应声,“好吧,那你也不要跟你什么移民的朋友联系。”

     接走变成公公的两只狗,顾临和王苗很小心的把家里消了一遍毒,然后两只狗分别装在两个笼子里,不让它们乱跑乱撞,怕撕裂伤口。

     狗狗也显得恹恹的,有时候顾二会隔着笼子朝三三喊一声,三三便有气无力的回一声。

     顾临有次从旁边路过,听到王苗还给它们配了音。

     “儿砸!是爸爸没有保护好你!”

     “你再也不是我爸爸了!”

     等它们养好伤也差不多到两人要去南方拍婚纱照的时间了,顾临找范思哲来帮忙喂狗,范思哲一口答应,还特别热情的表示可以送他们去机场。

     顾临很诧异的问他是不是被下降头了,范思哲喜滋滋的炫耀:“古今答应嫁给我了!”

     嘁。

     “平安!平安我结婚证呢,给我我要拍给范思哲看!”

     王苗过来对着他脑袋一顿拍,“我不是平安!让你瞎叫!让你瞎叫!”

     顾临身子一倾头一伸埋在她胸前拱,“嗯,不平不平……”

     范思哲还真过来给顾临送机了,顺便拿了他家钥匙慰问了一下术后的狗狗。

     他还主动帮顾临又相看了一个房子,“一百五十平的毛坯房,稍微远一点,价格和之前那个差不多。”

     “行,回来看。你把房主电话照片还有家庭成员姓名都给我一下。”

     “你是相房子还是相亲啊?要那些干嘛?”

     顾临微笑,“我看风水。”

     范思哲没搭理他,把人送到机场祝他们玩的开心就离开了。

     因为昨晚玩的时间有些久,今天早上没什么精神的王苗直到坐在飞机上了才起了聊天的兴致,跟顾临讲她又不知道在什么野鸡杂志上看见的理论:“旅行最能考验伴侣之间的契合程度了,几乎所有伴侣在旅程中都会吵架,甚至还有很多人因此分手,所以所有的伴侣都应该在结婚前旅行一次再决定要不要在一起。”

     顾临问空乘要了个毯子,披在王苗身上,摸摸她的头发温柔的说:“乖,闭嘴吧。”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今天更新的有些晚。

     最近一到傍晚,我表哥就会给我打电话倾诉婚姻和工作问题,每次都要打一个多小时……今天,他没打,他妈给我打来了……

     嗯,大概就是,我哥,博士,在有北京户口年薪20万可以很快找到稳定感情和没有北京户口年薪60万感情不稳定之间纠结。

     我还是个孩子啊……为什么要让我解答那么多在我看来怎么选都很好你到底在纠结个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