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苏痕回归
    阴魂苏痕看着盘膝坐在地上的男子,一些碎片化的记忆开始出现在他的脑海щww{][lā}

     “我到底是谁?”随着一些记忆的想起,苏痕有些搞不清楚他到底是谁,到底是那个男子还是阴魂,现在他的眼神有些迷茫。

     以前的记忆开始慢慢地浮现在苏痕的脑海之中,随着越来越多的记忆的觉醒,苏痕眼中的迷茫之色在慢慢消失,等到苏痕全部想起来发生的一切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清明。

     “我就是苏痕,我不是阴魂。”苏痕的声音在四周回荡,这句话声音不大却很坚定。

     就在苏痕彻底苏醒过来的时候,一直附在苏痕身上的魔神虚影也彻底进入了苏痕身体之中,至此,这门法术修炼成功,也算得上是有惊无险。

     “差一点就要彻底在其中沉沦了。”苏痕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

     刚开始的时候苏痕还怀疑他是不是中了幻境,所以才会误以为自己成为了阴魂,意志还很坚定,可是等到他死了一次后继续以阴魂的身份重生时他就有疑惑了,然后死亡第二次,死亡第三次,苏痕就在这不断地重生之中彻底失去了以前的那股信念,因为每一次死亡后都会损失掉以前的一部分记忆。

     可以说那个时候苏痕已经彻底地将自己当做了一个阴魂,若不是最后化身的阴魂看到了发生过了一切他就要彻底沉沦其中了。

     “严格说来我并不是中了幻术,只是我把这些阴魂的经历重新经历了一遍。”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一个筑基境的修士最多也只有三百年的寿命,但是阴魂就不一样了,只要能够一直吞噬同类理论上就可以一直存在下去,那么就有有的阴魂虽然境界不高,但存在的时间却已经是几百年了,九十八个阴魂的经历累计下来,足以让一个心智坚定的人彻底迷失掉自我。

     “还好,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已经将这招练成了。”苏痕只感觉此刻内心畅快无比,披肩的头发无风自舞,说不出的潇洒。

     现在的苏痕整个人都气质比之之前截然不同,以前苏痕无论干什么事因为都要考虑到自己的安慰所以显现的有些畏手畏脚了,现在在苏痕的身上出现了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这是每一个强者都会有的心态,到呢个到苏痕将秦枫斩杀在剑下的时候这种气势会更加强盛起来。

     “喂,你没事吧。”林清漪看见那个魔神虚影进入到苏痕的身体里后他整个人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感觉不太像之前的苏痕了。

     “你可以离开了。”苏痕看了林清漪一眼,将其体内的禁制全部抽出来。

     虽然这个女人掌握了苏痕不少的秘密,但是苏痕却是言而有信之人,既然答应了林清漪自然就不会反悔的。

     现在他法术已经练成了,也没有必要将林清漪继续留在自己身边了。

     “你放心我是不会将你的事情告诉给其他人的。”林清漪也不是傻瓜,主动对苏痕说道。

     苏痕没有说话,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等到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定要让你吃一惊。”林清漪看着苏痕已经消失的背影说道。

     她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方手帕,一阵幻化之后林清漪坐在上面化作一道灵光消失了。

     足可以让一个身家富裕的练气境修士变得一贫如洗的飞行灵器林清漪身上竟然就有两件,而且这次拿出来的比之前的那个品质还要高许多。

     苏痕并没有离开陨仙之渊,而是饶了一个圈来到了另外一处地方。

     “如果那些记忆没有错的话应该就是这里了。”苏痕在全是紫色,黑色的灌木中寻找些什么。

     “就是这个了。”苏痕在一丛草地之中采摘了一朵花。

     花生七瓣,在没有采摘之前也是通体黑色,完美得与周围的环境融合在了一起,现在已经变成了白色,这样的颜色在周围的环境中显得非常显眼。

     “传说中的幽冥花,原来还真有这种东西啊!”苏痕将手中的花朵放入一个木盒之中装进储物袋收好。

     幽冥花的生长条件非常苛刻,必须长在刚死不仅的金丹境的修士肚脐处,然后将整个筑基境的修士化为它自己的养料茁壮生长。

     基本上每一个金丹境的修士都是门派之中的上层力量,平时都是位高权重,经历的生死大战不会太多,若不是因为楚赵二国交战也不会有金丹境的修士陨落在这里而且身体都没能被运回去。

     幽冥花没开一朵,就会离开原本的寄主,然后重新选择一个刚死去的金丹境的修士,在这期间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存活,若是找不到就会化作泥土,让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此花虽然叫做幽冥花,但是因为是夺取金丹修士整个生命力才能够生长的,所以幽冥花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

     就是因为这些苛刻的条件所以幽冥花非常的少见,更别说苏痕手中的这个花开七朵的幽冥花了。

     苏痕也是因为经历一个阴魂的一生的时候才发现的,当时苏痕还在因为不能够采摘而懊恼,没有想到现在这朵花已经躺在了他的储物袋之中了。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这是什么?”就在苏痕准备离开陨仙之渊的时候不远处的一块石头引起了苏痕的注意力。

     石头很普通,随便在一个山头上就可以找到许多这样的时候,而且都还要比苏痕眼前的这个看上去更加有灵性些。

     真正吸引住苏痕的是这个石头上竟然刻有四个字:仙陨之地。

     按理说陨仙之渊有个这样被人刻字的石头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是苏痕却注意到这四个字的字体竟然和陨仙城墙上的二字一模一样,因为那两个字写的特别难看而且还有那个无量老者给苏痕说的传说,所以苏痕对那两个字的印象是十分深刻的。

     眼前的这几个字绝对和陨仙城上的字是同一个人写出来的。

     “难道说这里真的有一个仙人埋葬在这里?”这个念头刚一产生,苏痕自己都下意识的否定了。

     若真是仙人按照道理也应该是陨落在仙界,又怎么会埋葬在这么一个地方呢。

     虽然苏痕没有经历过,但是飞升这等传闻还是知晓的。

     仙界和修真界并不是同一个世界,若真是有仙人降临在这里,又怎么会死在这里呢,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无数个疑问浮现在苏痕的脑海中,但却没有一个问题有答案。

     “算了,这些事情还远不是我能够知晓的。”不过苏痕还在在心里给陨仙之渊打上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有机会一定要再来查看一番。”苏痕心里想到。

     苏痕决定后没有犹豫,从储物袋中拿出陈皮葫芦,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原地。

     在回去的路上苏痕没有可以隐瞒自己有飞行灵器的事情,都是选择最短的路线飞行,现在苏痕可以说是艺高人胆大,一点都不担心有人对自己不怀好意,相反他还有些希望有不开眼的修士来让他的腰包更鼓一些。

     但是事与愿违,虽然苏痕驾驭葫芦飞行的时候有很多修士都对苏痕打起了主意,但最终却没有一个人跳出来。

     苏痕现在也只有练气九层的修为,就能够拥有一件飞行灵器,而且还敢这样明目张胆的露在外面,看其神情一点在意。

     “王大哥,要不要将这个小子给劫了?”一个眼角狭长的人对旁边的男子说道。

     “你是不是傻啊。”王强直接一巴掌打在其头上。

     “老子上次给你说的什么你都忘记了吗?敢这么嚣张的都是有很厚的背景的,你还想要让老子在磕头一次吗?”

     王强以前因为看见一个修士的灵器而心生歹念,结果还没有来得及杀人灭口那个修士的老爹就给来了,那可是一位金丹境的修士啊,最后王强都是给他儿子磕头认错才能够安全逃离的,足足磕了一百下啊,整个地都陷下去了。

     就这样,一路顺风的苏痕已经回到了无锋谷。

     “是苏师兄吗?”守门的弟子看见一个身影有些像传说中的丹道妖孽苏痕,当下惊呼道。

     “我是苏痕,不过不用叫我师兄的。”苏痕虽然不知道守门的弟子为何这样叫他,不过二人都是练气九层的修为,按照规矩就是同辈之人。

     “那可使不得,现在苏师兄可是我们整个无锋谷年青一代执牛耳者,这声师兄是必须要叫的。”守门弟子还是坚持那样称呼苏痕。

     “这是怎么回事?”听到这些话苏痕是真的有些不懂了。

     “哦,苏师兄出去了所以不知道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守门弟子娓娓道来。

     原来是因为苏痕在上次炼丹击败秦枫之后整个事情就慢慢地开始扩散开来,现在无锋谷的每一个修士都知道血极峰有一个不起眼的外门弟子在丹道方面的造诣竟然都要比翠鸣峰的首席弟子秦枫要高深许多。

     这间事情也令许多真人震惊,纷纷出面准备将苏痕收为自己的弟子,只是苏痕那个时候已经动身前往陨仙之渊了。

     更有好事者将苏痕和藏剑峰的陈凡并称为无峰双雄。